• 车主忘锁后备箱小偷钻入车内实施盗窃反被锁车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午时,妈妈本来打算多炒几个菜的,可谁知,爸爸不在家,妈妈说:“那咱俩就炒个马铃薯丝对付对付。”我也只好许可了。 妈妈先接了一盆水,水点跳着欢乐的跳舞,哗哗地唱着歌,妈妈把马铃薯放进水里,细心地淘洗着,不一会儿,马铃薯就换上了淡黄色的衣服。接下来就起头削皮了,只见妈妈拿起小刀,另外一只手托着马铃薯,娴熟地削着皮儿,“刷刷”几下,马铃薯又酿成了乳黄色。 进入第三道工序——起头切马铃薯了。妈妈先把马铃薯切成两半,把平的那一壁放在案板上,左手压着马铃薯,右手拿刀,“当、当”几下,马铃薯就酿成了马铃薯片,接着,妈妈又把它切成了马铃薯丝,摸起来光光的,再也没有刚买回来时的毛糙感,马铃薯丝终于快“成形”了,我愉快地想:即刻就能够吃到香馥馥的马铃薯丝了。等整个马铃薯酿成了丝后,妈妈把它倒进水里,听妈妈说,这是害怕马铃薯被氧化变色。 妈妈拿出炒锅,倒了些油,等油红了后,锅里就冒出缕缕青烟,然后把花椒放出来炸了一下,捞出后,放进红辣椒,翻了两下,紧接着倒入切好的马铃薯丝,这时候锅里又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妈妈用铲子往返翻炒着,不时地向锅里加入醋、味精、盐等调料,那娴熟的动作就像天女散花,还没炒好,一股浓浓的香味就扑鼻而来,我已是“口水直流三千尺,只惜好菜还未好”。不一会儿,一盘香馥馥的马铃薯丝就做好了!这下,香味更浓了,我忍不住尝了一口,先是醋那酸酸的滋味,随后又沁出了味精的香味,咬起来收回了“嘎吱!嘎吱”的声音,真好吃呀! 怎样?神厨这个名称用在我老妈身上还适合吧!

    上一篇:美丽的茶溪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