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胶乳凝集试验测定类风湿因子的临床应用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拼布艺术在东西方的发展历程,回顾其历史发展。论析当代拼布艺术的美学理念以及在现代服装设计领域的前途展望。  关键词拼布艺术;百纳布;服装设计  在当今,“拼布”已经脱离了最初节约成本的初衷,已然是独立的艺术形式了,在布料的选取上,设计师常常让一整块布料裁剪为碎片,将其重新打散组合制作为具有实用性的物品各式好看的包包、被子、各种款式的布垫等。在这个过程,设计者尽情的发挥想象力和创意,巧妙运用娴熟的手工技艺,紧密结合不同的材质的面料,并运用合理的色彩搭配规律,制造出美丽的拼布艺术作品,这种形式早已高出了日常生活用品的定义,使其成为很具有欣赏审美价值的艺术品。除此之外,更强调艺术性的拼布作品也层出不穷,此类艺术品没有太多的考虑实用价值,需要设计师具有更高层次的专业艺术鉴赏和设计能力。  一、 拼布艺术在中国  传统拼布服装的色彩运用起源于先人对自然的原始认识,并且深受“礼”的影响。传统拼布服装色彩的选取有着严格的规定,遵循时下的民俗风情、伦理常德。如僧侣的衣装,最初是收集各种碎布缝制而成,服装的色彩以布料本色为主,讲究朴实,但是服色杂乱,因而从衣色得名“袈裟”。再如,传统的百家衣的用料形式和图案花色一般都不太注重讲究,但是在用色大都爱使用蓝紫色。因为“蓝”谐音“拦”“,紫”谐音“子”,取意“拦子”,表达了人们驱魔祈福的意愿。服装是文化的载体,在拥有五十六个民族的中国,服装的文化内涵也就更为丰富,它不仅反映了当时的时代背景和人们的生活状态,还体现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宗教信仰以及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如佛家僧吕的着装。  图1百衲绸片西藏明代香港万玉堂藏  在中国,有“百纳衣”一说,“纳”,用细小的缝衣针密集排线。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块百衲绸片,在黄色的丝绸底料上,使用超过百余块五彩斑斓的小的布料,刚好印证了“百”。“百衲”意即很多的各式布片的组合,也有指针线功夫了得,做工精良。佛家僧人的衣服也叫“纳”,最初僧侣的衣服要求用从民间化来的无用布片拼缝起来,然后进行染色,梵语音译称为“袈裟”。而袈裟不仅仅是指僧人的服饰,在佛家的其他物品上也可以被指代,因此,“百纳”便和佛教多少有了渊源。  国人长期将拼布工艺视为民间普通“女红”,并没有给予多少重视,而认为现今的拼布艺术是由国外传入中国。其实在中国,拼布的历史极为悠久,可追溯到唐代堆绫和贴绢。“堆绫”是将绫或者另一些丝绸面料修剪为形态各异的单元形,经过多层次的重组,形成新的动植物和人物图案,有些作品还在主体形象的下面缝制较小的布料,为了是主体图案凸出显示,视觉上出现浮雕的艺术效果。另外一种丝品工艺则是把一层面料修剪为丰富的形态后粘贴,称为贴绢。在唐代,这两种工艺的主要用在皇室贵族的衣物上面或者出现在佛堂的装饰品。明清以后,这种以往只有显贵们能享用的艺术逐渐普及到了民间,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是“百家索童衣”。我国的拼布工艺发展到现代,在继承传统的堆绫和贴绢工艺的基础上,同时也吸收了西方拼布艺术的优点,已然经成为设计家们彰显艺术之美的独特的载体,用来表达对生活、自然、人性的个人理念或丰富的思想情感。随着科技不断的发展,拼布的图案越来越丰富,制作的品种也越来越多,除了用于服装,现在人们还常常见到拼布特色的各种包、手工艺品、家居织物等等。  二、 民族的,世界的  在西方,十九世纪后期的拼布艺术进入了全盛时期,随着时光的推移,科技的不断进步,曾经是纯粹手工技艺的拼布艺术在慢慢的衰退。全世界范围的经济萧条时代来临,却对拼布艺术的逐渐回热提供了时机,各类有奖比赛层出不穷,众多设计家们的新颖构想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现代服装设计中,充斥着时尚、未来、各种突破的元素缤纷着装点着各类时尚T台,服装设计风格变化莫测,让人叹为观止,但留心观察总可以在其中窥见“拼布”的身影她有很多情的一面,染着缤纷色彩给人带来不同地域的民族气息;她有潇洒的一面,跟嬉皮士一起在爵士乐声里狂舞;她有淘气的一面会偷偷跑去马戏团,跟小丑捉迷藏……虽然拼布在近几年的时尚舞台频频亮相,但却很容易被消费大众所忽视。这是因为人们容易沉迷于新的风格,而从没细细思索这些流行背后竟会有一个相同的元素——拼布。拼布的风格很多,如民族风 、欧普风、嬉皮风以及其他服装类型中的拼布,如小丑装、乞丐装。  当下的文化,民族化强调融现代设计的多元文化于一体,而国际化范畴则突出寻求为多民族的共性和共同的规则。如服装设计,民族化的作品具有明显的民族主体与内涵和强烈的个性特征,但它必须要建立于一个国际化的普遍原则基础之上,否则就无法在世界范围内受到合适的理解。而拼布形式则正处于两者之间具体到细节,不同民族风格的设计使得拼布具有其本民族的特色,而在结构上拼布又具有被普遍使用的广泛性,我们甚至可以在不同民族的民间艺术中找到拼布的身影,因此拼布形式能够更广泛地被不同文化所接纳。在现在的服装设计领域中,设计师关于“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个已是全球认同的文化理念上,喜欢采用拼布形式作为设计基调无疑正在扩大其流行的空间。“时装设计师不断地企图从历史服装、非欧洲服装、流行文化和亚文化中发现新的服装观念、主题和基调……这些侵占的风格特点然后经历了一个拼合的过程,由此新的款式和格调得以从这些文化碎片的万花筒中产生。”拼布,原本就是“碎片”形象的它,正迎合了设计师们追求多元、变化、重构的现代理念,既可以表达一种无序的、反叛的风格,又可以言说原始的、质朴的风格,甚至还可以是幽雅的、精致的等等。  拼布的艺术美学符合时下“不规则性、不完美性、非对称性”等审美观念。人们不再满足于循规蹈矩的审美,传统的完好无缺的审美追求正逐步被消解,专业设计领域中,对形式上的多变的渴求和寻求内在平衡的其实也符合传统美学基本规律,即永恒的平衡。这里的平衡不一定要形式上的对称,但一定是符合人的内心追求平衡美的这一基本生理原则。拼布艺术的回热,从形式和内涵的丰富上,已然满足了现代人的审美理想。这种主动的创作过程是令人兴奋的,破环、打散、重组,充满了挑战和创新的刺激。这种重新组构的过程是人们追求新生事物的内在原动力,这种新的美感的产生是建立在打破传统的“完整”效果前提之上的。在服装及其相关设计领域里,越来越多的人愿意采用“拼布”形式,诸如多变、新奇、丰富、不合常规等理念它都可以帮助人们实现,现代人渴望打破一成不变墨守成规的生活的愿望显得如此的迫切,而破环和重建的对立统一又如此和谐的彰显在这种温柔而美丽的载体中。“如果世界过于正统,过于程序化,便失去了想象的乐趣;如果过于现实,则会像一张坚硬呆板的铁板,缺少生活的激情。世界需要那么一点骚动和无序,然后在被打乱的元素中重新组合。”  参考文献  [1]林青.留下的和消失的[J].中国新闻周刊,2001,(17).  [2]姜冠文.服饰设计造型与应用[J].湖南包装,2000,(01).

    上一篇:高压电缆分布式光纤测温系统远程缺陷处理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